瑞幸调查殃及“神州系” 证监会向公安移交10起涉嫌证券罪案

  瑞幸调查殃及“神州系”受罚,证监会当日宣布向公安移交10起涉嫌证券罪案

  本刊记者/贺斌

  在美股因财务造假闹得灰头土脸的瑞幸咖啡,又将面临中国监管层的调查处理,终将为其违法违规行为付出代价。

  财务造假“零容忍”

  7月31日晚,中国财政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先后公布了对瑞幸咖啡的调查结果。据了解,今年4月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以来,证监会会同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依法对瑞幸咖啡境内运营主体、关联方及相关第三方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同时根据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跨境监管合作机制安排,配合美国证券监管部门开展跨境协查。

  其中,财政部自5月6日起对瑞幸咖啡公司境内2家主要运营主体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和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的会计信息质量开展检查,并延伸检查关联企业、金融机构23家。

  “主要是有些交易可能是涉及到账户之类,需要进行核实。”一位监管层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三家监管机构都组织了专门力量,由证监会牵头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公布的时间也是由证监会统一协调,定在7月31日下午5点。

  早在6月中旬,《中国新闻周刊》就从接近财政监管人士处了解到,现场调查已经结束,正在写调查报告。7月初,获悉调查报告已经完成。综合分析,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公布,或考虑到是周五,且A股已收盘,调查结果对市场影响有限。

  根据财政部公告,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公司通过虚构商品券业务增加交易额22.46亿元人民币,虚增收入21.19亿元(占对外披露收入51.5亿元的41.16%),虚增成本费用12.11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

  而瑞幸特别调查委员会7月1日发布的内部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公司净收入增加了约21.2亿元人民币,和财政部结果基本吻合,但成本费用虚增13.4亿元,高于财政部公布的结果。

  按照以往财政部会计监督的惯例,触犯刑法的,将移送相关的司法机关,如果仅仅违反《会计法》的,财政部门有权进行处罚。根据《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按照最新的《刑法修正案(草案)》,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刑期提高至五年以下,情节严重者最高刑期可到十年。

  根据国务院金融委关于对资本市场财务造假行为“零容忍”的精神要求,最近监管部门加大了监管力度。就在当天,证监会发布信息称,依法向公安机关移送10起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等涉嫌证券犯罪案件,在涉嫌造假的6起案件中,4起将实际亏损虚构为账面盈利,严重误导投资者。但这其中是否包括瑞幸,尚未可知。

   蝴蝶效应

  除了财务造假,瑞幸咖啡还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专案组的调查显示,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为获取竞争优势,存在通过虚假交易等方式制作虚假业绩并对外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相关第三方公司存在帮助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及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正在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及相关第三方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置。

  瑞幸咖啡是美股,且已于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其在证券市场的行为主要受美国证监会的监管。从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瑞幸咖啡境内运营主体及相关管理人员、相关第三方公司大规模虚构交易,虚增收入、成本、费用,虚假宣传等行为,违反了中国《会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并未涉及违反中国《证券法》相关规定。

  然而,瑞幸咖啡境内关联的新三板挂牌公司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却在此次调查中被殃及,受到处罚。其中,一直隐藏很深的“神州系”氢动益维,在数次媒体挖掘中都未被发现,却在此次调查中被挖出。

  从公告来看,该公司7月16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7月31日收到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由于氢动益维未如实披露与神州优车、瑞幸咖啡之间的关联方关系和关联交易,公司、陆正耀和公司董事靳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依据相关法律,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陆正耀和公司董事靳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和5万元罚款。

  神州优车7月3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根据相关法规,对神州优车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的罚款。对董事长陆正耀和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监事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二十万元、十万元和五万元的罚款。

  财务造假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让曾创下最快上市纪录的瑞幸丑闻缠身,焦头烂额。在此前的自查阶段,前任CEO钱治亚、前任COO刘剑等相关责任人辞去公司职务,然后又迟迟未能提交年报,纳斯达克三次发出退市警告,同时董事会产生纷争,撤回退市前的听证会,于6月29日宣布停牌,创下410天最快退市记录。而在疯狂的资本游戏中,瑞幸大股东陆正耀早已将手中股权层层质押,债务缠身。

  根据瑞幸7月15日最新公告,开曼群岛大法院已任命两名联合临时清算人(JPL),“公司将继续在董事会的日常控制下,在JPL的监督下经营业务”。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瑞幸咖啡未经审计的初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不包括限制性现金和非流动性短期投资)约为7.8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现金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

  瑞幸的麻烦还远未结束,更大的不确定性或将来自美国证监会,目前尚未发起调查。按照《萨班斯法案》,上市公司参与财务造假最高可判25年监禁,这对于瑞幸和参与造假的责任人来说,都将是灭顶之灾。

.appendQr_wrap{border:1px solid #E6E6E6;padding:8px;}.appendQr_normal{float:left;}.appendQr_normal img{width:74px;}.appendQr_normal_txt{float:left;font-size:20px;line-height:74px;padding-left:20px;color:#333;}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鲍一凡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ealedmeds.com